别关注,分分钟弃坑爬墙。

鸦洛那篇《选择题的另类答题法》番外里的一幕,伤口没画。

就是觉得害羞不敢看黄濑的仙贝 和 以为仙贝生气急得团团转最后蹲下去才发现仙贝只是害羞的黄濑


黄笠真的 




【黄笠】怪怪的 tbc 170918new

beta的时候被自己雷到,我大概脑子坏了,居然让黄濑哭了一小时。

忍无可忍删掉重写了一遍。

自娱自乐到这份上我也是拼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海常第四场练习赛的对手是黑子哲也所在的诚凛。

黄濑收到来自普通人类世界欢迎的第一年吃了四场败仗,这是第一场。


和诚凛比赛当日是一个万里无云的大晴天,神奈川的天空和海蓝成一片,粼粼波光在阳光下像是要把整座城市都映得明晃晃的。

就像黄濑总把客场比赛当成春游一样,对诚凛来说,这次来海常一定也是一次开开心心的集体旅行。

从诚凛反超比分到终场列队致礼,一直到跟着笠松一起送走诚凛,黄濑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输...

【黄笠】怪怪的 tbc 170917new

看教练没吩咐,黄濑转身从包包里掏啊掏摸出小面包开始啃,经纪人大概为了控制艺人饮食,给了黄濑一个粗粮黑麦面包,还不是现烤的,基本上味同嚼蜡,黄濑嘴里吃的苦哈哈,但是比赛看的开心,关键今天不上场,正好可以正大光明地研究之前发现的课题。

对,就是那个每逢练习赛都会出现的违和感。

黄濑正琢磨呢,就听到身后不远处有几个男孩子在说话,听上去很兴奋:“笠松前辈刚才那个过人实在是太帅了!”

是哦,黄濑在内心点点头,就算是看惯了小青峰的速度,还是不得不说笠松前辈的动作真的很漂亮。

然后是很得意的第二个声音:“跟你们讲,那招我已经练会了~”

很快被无情戳穿:“什么练会了,我看你也就破木桩防的时候过得去吧...

一只上了大学的笠松仙贝

四个字概括我这段时间掉的坑:一路向北

再来四个:人去楼空
再来四个:人走茶凉

再来四个:自娱自乐

再来四个:瑟瑟发抖🤦‍♂️

【黄笠】怪怪的 tbc 170914new

黄濑在帝光的头两年过的非常无趣,没什么感兴趣的东西,也没什么搞不定的东西,初二以后的日子稍微好玩一点,但是有点像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,本来是怎么都输不了,变成怎么都赢不了。

当然不是说对外比赛,是指和青峰大辉one on one。

就因为在人群中多打了你一下头,青峰大辉莫名其妙成了黄濑凉太的人生目标,而且是相当理想的一个,因为短期内无法企及。

普通人类可能无法理解,轻松的人生真的很无聊,只有当“得不到”的结果促发“想得到”的动机,才堪堪开始有点意思。

黄濑凉太想要超越青峰大辉,青峰大辉希望黄濑凉太快点变强超越自己,两个人就这样在供需上达成了一致。


这大概是...

一句话说明我有多缺粮:连文包里的论坛体都看完了。

事实证明我对论坛体的评价不是偏见。
为了不当一个刻薄的人我只能说所有人的劳动都值得尊重,不管多少。

第三我真的很想帮巨巨们搞个脱水版好节约大家的时间……

【黄笠】怪怪的 tbc 170912new

被迫重新回到黄濑跟前的笠松一脸不爽,完全当金色头发的一年级不存在,恶狠狠地问森山:“你拉我过来干嘛?”

森山和黄濑交换了一个眼神,后者眼巴巴地等着前辈送台阶,等来得分后卫开开心心的一句:“我看黄濑一个人站在这里好尴尬啊,就拉你过来看看笑话。”

笠松:……

黄濑:……

啊啊啊!!这个也是,那个也是,不给好脸也就罢了,竟然还要嘲讽!

食物链底端的黄濑小朋友越想越伤心,眼眶一热就呜呜呜哭了起来。

成功吓住了他的队长大人。

“喂!你哭什么??”笠松要疯,眼看一只189cm的大个子说哭就哭,打也不是、不打也不是,整一个手足无措,“森山你也别光……靠,森山由孝你是不是人啊就这么跑了!?”...

1 / 23

© -三土 | Powered by LOFTER